新华会计网首页
新华会计网 > 实务操作 > 审计实务 > 政府审计 > 正文
国家审计与反洗钱监管
2017年03月07日 14:47    来源:
字号【 】【打印

洗钱活动滋长腐败行为、破坏金融系统的稳定性、干扰正常的经济活动、加大了我国的执法难度和司法成本、玷污我国金融机构声誉,因此审计机关在审计过程有必要关注洗钱违法犯罪活动。
  洗钱过程往往逃避监控,其数据游离于正常的经济金融统计数据之外,洗钱很难有准确的统计数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反洗钱报告(2011)(摘要)》的数据显示,2010年,公安部和中国人民银行检查涉嫌洗钱线索48起,涉及金额2000亿。2011年,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发现大额可疑交易报告5411.12万份,并有合理理由认为其中7240份可疑交易或客户与洗钱、恐怖主义活动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有关。2011年,人民银行共发现和接收8585起洗钱案件线索。
  一、洗钱的过程和方式
  洗钱的步骤一般分为三个阶段:处置、离析和归并。处置,即把资金纳入金融体系,这是洗钱的第一步,在这阶段,洗钱是最容易被发现的;离析,即将纳入金融系统的资金经过一系列复杂的交易后,开始以某种貌似合法的形式转移出金融系统,经过操作之后的资金从表面看是合法的;归并,即对转移出来的资金进行汇总,使资金的来源渠道合法。走完这三个流程,洗钱基本上就完成了。一般洗钱都逃离不开这三个阶段,但是具体到洗钱的方式则多种多样,本文总结和整理之后认为洗钱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金融工具及其衍生品的复杂金融交易。现代金融市场交易量巨大,交易方式的便利性和金融工具的复杂性客观上为洗钱提供了便利,犯罪分子可以将非法所得及其收益投入到股票、债券、期货、期权和互换等金融工具和金融衍生品,通过一系列复杂交易来掩护其真实来源和本质,最终达到漂白的目的。另外,洗钱者在保险市场购买高额保险,然后再将保费以退费、退保等合法形式漂白资金。
  大额现金分散存入银行。我国现金交易报告制度规定,银行等金融机构必须将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向反洗钱情报部门报告。为了规避这一规定,洗钱分子往往会利用多个人头账户进行层层转账,化整为零汇出、再化零为整集中汇流至特定账户,最终完成赃款洗清。
  地下钱庄。在开户时,由于银行无法及时获知开户企业的年检、纳税情况,难以确定开户企业是否为空壳公司,地下钱庄就利用这一漏洞开立并控制大量空壳公司账户,这些账户就成为地下钱庄的洗钱账户。而地下钱庄进行的跨境洗钱则是替代性汇款体系在中国的主要表现。
  赌场代币的间接兑换。洗钱分子在赌场中将现金兑换成代币,把代币交付给洗钱的受益人,受益人以声称赌赢的方式将代币兑换回现金,这样可以避免通过纸钞上的编号直接追查到洗钱的受益人。这种方式用于可将代币兑换回现金的职业赌场。
  不公允的国际贸易。利用国际贸易洗钱的手段主要是操纵交易标的物的价格。例如通过将发票价格虚构为低于市场价值,出口方可以将资金转移给进口方,反之,通过虚开发票,将其价值高于市场价值,资金可以向相反的方向转移。由于各国海关之间缺乏信息共享机制和在了解公允市场价值方面存在的困难,这种方式日益受到洗钱分子的欢迎。除此之外重复开具发票、改变实际交易数量和改变品名也常被用来从事洗钱活动。
  艺术品买卖。艺术品洗钱的手法主要是串通拍卖公司进行假拍,以巨额成交价来洗钱。洗钱分子通过拍卖公司和竞标者将艺术品拍出天价,然后再安排人联手做局,最终将非法所得通过合法的方式进入到自己的口袋中。除此之外,艺术品也被用来进行贪污式洗钱。
  虚拟货币交易。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网络虚拟货币不受金融机构控制和政府监管,虚拟货币交易不需要遵循大额现金交易报告和可疑交易报告的交易报告制度,持有者交易“不留痕”,因此洗钱分子可以利用非法资金购买虚拟货币,将资金漂白1。金融监管的滞后性让洗钱分子可以进行监管套利,一些不法分子常用虚拟货币进行洗钱和贩毒。
  二、反洗钱模式
  由于洗钱侵蚀国家肌体,破坏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因此加强反洗钱监管成为各国金融监管部门的重大课题。经过不断的探索和总结,形成了以下几种较为典型的反洗钱模式:
  美国模式。美国模式是以大额现金交易报告为主、可疑交易报告为辅的交易报告制度。美国的反洗钱监管体系以财政部为主体,另外包括司法部、美联储、税务总署、海关总署、联邦调查局、毒品管制局和美国邮政总局。美国财政部通过其控制的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将银行及其它金融机构的交易数据库、个人征信数据库、联邦及地方部门的执法信息库和工商企业的商业数据库进行数据大统一,并要求对大额现金交易进行报告,同时辅助报告可疑交易,这样调查人员便可以在其中的一个环节,通过上溯和延伸梳理整个洗钱流程。当然美国模式是建立在交易高度信息化和征信系统成熟的基础之上的。
  英国模式。英国模式基于真实怀疑的可疑交易报告制度。英国的可疑交易报告体系由众多信息报告主体、金融情报中心、执法机构以及政策的制定者组成。英国模式与美国模式有所区别,它并没有设定现金交易的报告门槛,而是让各微观主体以勤勉守则(Due Diligence)的原则,根据自己的专业判断结合交易的特点、相关的法律法规作出独立判断,以决定是否需要向ECB(经济犯罪处,Economic Crime Branch)2报告。由此可见,英国洗钱监管模式把涉嫌洗钱的判断权下放给了处于交易环节的金融机构。当然英国这一模式能够有效运行建立在信奉自由主义的文化传统、重自律重法制的国民性的基础上。
  中国模式。我国反洗钱监管的主要部门是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实行以风险为导向,加强现场走访、约谈等窗口指导,增强现场检查的针对性,督促金融机构提高预防洗钱、恐怖融资等金融犯罪活动的能力。
  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是我国反洗钱的重要组织方式,他由人民银行牵头,其成员单位还有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海关总局,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监察部等部门。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之间密切配合,积极参加在FATF(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3的工作,在第四轮互评估标准、洗钱案件查处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是国际反洗钱和反恐融资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国际组织之一,我国于2007年加入该组织。我国2007年接受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和欧亚反洗钱反恐融资小组(EAG)共同开展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互评估以来,根据相关的标准和要求,不断修改完善国内法律法规体系,改进反洗钱监管制度和框架。目前,我国在洗钱刑罚化、客户尽职调查、可疑交易报告、金融业反洗钱监管、履行有关国际公约等主要方面已经达到退出互评估后续程序的要求,反洗钱工作取得重大进展。
  三、反洗钱的审计策略
  我国反洗钱的组织机构是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主要由人民银行主导,审计署不是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但审计署在反洗钱监管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在洗钱的处置和离析阶段。
  (一)审计机关发现洗钱线索的可能性。
  在洗钱的处置阶段,审计可以初步确定洗钱资金的性质。在洗钱资金进入金融体系这个环节,审计可以根据被审计单位的实际情况确定流入资金的重要性水平,对重要性水平以上的流入资金进行全覆盖,追溯流入资金的真实和合法情况,确定流入资金是否为“上游”犯罪所得资金。
  在洗钱的离析阶段,审计可以识别和确认相关洗钱线索。审计机关的信息化决定了审计署在洗钱的离析阶段大有可为,虽然在离析阶段犯罪份子能够充分利用高度电子货币化、网络化的技术将纳入金融系统的资金通过操控多个空壳公司银行账户、有价证券账户,利用网上交易进行层层转账等一系列复杂的交易后,开始以某种貌似合法的形式转移出金融系统,但是审计署建设的财政、金融、企业等专业审计数据和财经法规等公共数据库,可以对于离析阶段数据进行实时追踪,同时审计署研制开发电子数据转换、财务数据分析复核辅助审计软件和辅助办公软件都有助于对于洗钱的离析阶段进行分析。
  (二)审计机关反洗钱应对策略。
  针对处置和离析阶段的审计策略。洗钱资金主要有以下特点:一是资金快进快出,一般在账面上停留时间较短。二是不具有交易实质,交易对手一般为空壳公司,支持凭证缺乏说服力。三是资金量较大。
  审计机关要针对洗钱流入资金的特点开展洗钱审计,审计总体应对措施是向审计组强调保持职业怀疑必要性和派出更具有经验或者特殊技能的审计人员。进一步审计程序是要进行控制测试和实施实质性程序,利用内部控制测试获取反洗钱控制运行有效性的情况,通过实质性分析程序和细节测试确定被审计单位涉嫌洗钱交易和账户情况。
  具体应对策略是:首先集中汇总被审计单位拥有和控制账户,按照时间顺序重要性水平以上的进入和流出资金进行排序;其次,对于频繁进出的资金进行识别和跟踪,在此过程中注意识别洗钱资金的进出方式,或是一进多出,或是多进一出,或是多进多出,审计人员需要根据具体的情况加以判断;最后对于可疑资金的资金来源以及交易实质进行重点审计,很多时候需要进行多次延伸审计才能确定资金是否涉嫌洗钱。在审计过程中要特别注意被审计单位与关联方以及空壳公司的交易和往来,要对所有应收账款、应付账款、其它应收账款和其它应付账款进行询证。
  四、相关建议
  目前,我国已经初步勾勒出一个反洗钱的监管框架,反洗钱监管方面也取得显著成绩,但是我国反洗钱工作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审计署应该推动有关方面增加洗钱罪的“上游犯罪4”范围。我国法律对洗钱犯罪的“上游犯罪”定义过窄,相关监管部门识别和追踪洗钱行为的积极性不高,这在客观上为洗钱提供了便利。虽然2006年的《刑法修正案(六)》将洗钱罪的“上游犯罪”由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和贪污贿赂犯毒品犯罪等三种扩大到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等六种,但这一扩充仍然不能满足现实的需要。美国对洗钱犯罪的“上游犯罪”进行了放松,将为恐怖活动融资纳入洗钱的范畴。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也要求各成员国将恐怖活动融资及有关洗钱定为犯罪。因此,我国应该将掩饰资金来源、为违法犯罪活动融资的行为界定为洗钱,而不论资金的来源是否合法。
  审计署应成为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审计署一方面直接从事金融监管单位,对于国有控股金融机构进行审计监督,所以审计署在日常例行工作中也会开展反洗钱工作;同时审计署对于“一行三会”等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进行金融再监管,也可以对于“一行三会”工作中的体制机制问题提出建议,从而促进反洗钱工作的发展。
  审计署应该推动有关监管方面借鉴美国的反洗钱模式。金融监管部门应该确立以大额现金交易报告为主、可疑交易报告为辅的交易报告制度,并严格贯彻执行交易报告制度。在审计实践过程,审计机关发现有关金融机构并不积极配合反洗钱工作,为维护自己小集团的利益而放任洗钱活动的泛滥,未能履行交易报告制度。
  审计署应该充分利用已开发算法侦测洗钱线索。随着洗钱手段信息化程度的提高,洗钱程序的复杂化,相关单位应该充分利用已经开发出来的技术侦测洗钱线索。目前例如基于超图模型的高维聚类算法,可以从海量数据中侦测出可疑交易模式,运用聚类分析方法建立地区监测模板,对可疑交易进行了量化界定。

更新鲜的财会资讯、更实用的会计实操、更好玩的互动问答,请立即关注新华会计网官方微信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责任编辑:海天一色张

  • 我要评论
  • 用户名: 密  码: 登 录 注册
    | 退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新华会计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财税图书     更多>>
  • 作者:本书编委会

    出版社:中国商业出版社

    现价:¥ 45.00元 购买

  • 作者:本书编委会

    出版社:中国商业出版社

    现价:¥ 30.00元 购买

  • 作者:本书编委会

    出版社:中国商业出版社

    现价:¥ 48.00元 购买

更多图书>>
网上书店 | 法规法库 | 学习卡 | 联系我们 | 支付方式
24小时客服咨询电话:400-000-5300、400-006-5305、010-88595305、88595595、800-733-0205   传真:010-88468577 E-mail:xh@kj2100.com
Copyright @ 2014北京南瑞利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10022号  教育部职成司函[2013]177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2029)